《人,或所有的士兵》出版 鄧一光暢談“恐懼之心與勇敢之行”

2019-09-22
来源:香港商报网
   
 
       9月21日上午,邓一光长篇小说《人,或所有的士兵》新书分享会在深圳书城中心城举行。南方科技大学教授、人文科学中心主任、北京大学中文系原主任陈跃红,《小说选刊》编辑部主任顾建平与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、“金色俄罗斯丛书”主编汪剑钊参加了活动,围绕“恐惧之心与勇敢之行”话题进行了深入地探讨。
 
 
       《人,或所有的士兵》是邓一光历时五年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, 这部作品借由完整呈现1941年香港保卫战及战俘营里的故事,重新定义了“人与战争”的关系,为读者审视战争,审视历史,审视人性提供了多维度的视角和丰富的进入路径。
 
 
       活动伊始,陈跃红与读者分享了他对这本书的感受。他说:“今天大家注定将与这本书一起走进一段历史。我已经读过很多文学经典,没那么容易被感动,也很难从灵魂深处喜欢一本书,但是当我拿到这本书时,我相信,一本真正的当代文学经典已经由一位当代作家写出来了。古今中外有无数关于战争的作品,有非常多的战争经典作品。可是像香港保卫战这样一场特殊的战争,几乎还没有人写过,它不仅写了历史,写了战争,也写出了人性的复杂性。”
 
       《小说选刊》编辑部主任顾建平作为一个资深的读者和编辑,对此书给予高度评价,他认为,它是一部分量很重的巨著,是一本在写作和编辑上都很成功的长篇小说。这部长篇小说最大的贡献就是把士兵还原成一名普通人,让我们知道,当一个人身处绝境与黑暗中时,他应该从何处去攫取一缕微光,照亮我们前行的路途,赐予我们坚持到底的勇气。
 
       顾建平借用莫言关于长篇小说的三个标准,即长度、密度和难度来衡量《人,或所有的士兵》的品质。“741页有77万字,足够厚重;两百多个人物、无数历史事件,足够密集;语言、思想、结构的创新,难度极高。这部作品内涵太深,含金量太高,需要停下来思考的东西太多了。”顾建平说:“我认为,邓一光用这部作品捍卫了长篇小说的尊严。”
 
       的确,在世界文学系列中,战俘以及战俘营越来越被作家们看重。但在中国当代文学系列中,似乎还没有作家专门写过战俘营的小说。把一座战俘营作为二战的一个缩影来写,在以汉语写作的战争小说中,这是第一部。
 
       活动现场,邓一光真诚地感谢在场的所有读者,他说:“我们终将离开这个世界,也不知道将会到什么地方,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,我们的灵魂是否会安宁。但是,今天我们应该在这里留下对这个世界的观察、关照和关心,用我们可以给予的方式。”
[责任编辑:李振阳]
网友评论
相关新闻
通发老虎机官网